一支铅笔的故事

《灰色年代》作者:邵明

“一支铅笔,你看它挺简单的,一根木杆里面有个笔芯,上面有个铁圈,捆着一块橡皮。这么一支简单的铅笔,它的故事可多,可神奇了。

……。不管怎样,它的原料非常复杂,它的产地来自世界各个角落。再有就是它的制造工艺也非常复杂。细细地深究下去,一支铅笔的生产规模,你说有多大?有多少人曾经参与生产一支铅笔?50人,100人,1000人?都不对,是成千上万的人。”

以上这段话,是北京大学教授给学经济学的大学生上课时说的,课题就叫《铅笔的故事》。

教授的【课堂小结】——“一支简单的铅笔,在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人能够掌握生产它的全部知识,它需要成千上万人通力合作,才能生产制造出来。而这些共同合作生产这支铅笔的人,可以互不相识,彼此憎恨,甚至互相敌视,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合作生产一支铅笔。而当这支铅笔被生产出来之后,我们每个人只需要付出很小的代价就能得到它。这个神奇的故事之所以能够发生,是因为有市场机制在协调人们分工与合作。愿我的分享对您有所启发!”

一支铅笔的故事

而在美国,《铅笔的故事》是小学生上课时听老师讲的。这就是两国在教育上的差距,现在我也可以理解了,为什么国内的二代们、精英们都要把孩子送到大西洋彼岸去。

就像网上传说的,董什么卿的儿子在美国留学,谁的女儿在美国哈佛大学,我就不再一、一列举了,网上都能查到。有些反美斗士,往往是说一套做一套,扒一扒还真不是哪会事。

我上百度查了《铅笔的故事》:——作者:伦纳德 ·里德 。翻译:秋风

出版之Freeman杂志1958年12月号上。作者Leonard E.Read (1898-1983)于1946年创立经济教育基金会,并担任主席至去世。

米尔顿· 弗里德曼(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导语:——伦纳德 ·里德引人入胜的《铅笔的故事》,已经成为一篇经典之作,它也确实是名副其实的经典。

据我所知,再也没有其他的文献像这篇文章这样简明扼要,令人信服地、有力地阐明了亚当· 斯密“看不见的手”——在没有强制情况下合作的可能性——的含义,也阐明了弗里德里希 ·哈耶克强调分立的知识和价格体系在传播某些信息方面的重要性的含义,而这些信息“将使个人毋须他人告诉他们做这做哪而自行决定做可欲的事情。”

这里面有提到了两个作者的名字,一个是,亚当·斯密《国富论》的作者,另一个是弗里德里希·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的作者。在这里我就不展开了,北大的张维迎教授是他们的信仰者,我是张维迎教授的铁粉。

我想从明天开始,就给我外孙讲《铅笔的故事》,以防他长大了不了解市场上还有一只“看不见的手”,这只手能指挥成千上万相互之间不认识的人,为了同一件产品而合作工作着。同时提醒他长大了千万不要和股票、期货打交道,因为他不懂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否则就像某些银行一样的,怎么被割韭菜的都不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