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支铅笔看为什么一定要复工

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势头得到初步遏制的当下,有网络舆论建议全国长时间推迟复工,更激进的要求所在城市的政府部门驱逐曾外出的外地人,或者不允许外地人返回他们租住的房屋。 大家的担忧不无道理,但客观地讲,在全国长时间推迟复工在实践中根本不可行。比较可行的是根据各地疫情发展情况,有区别、有条件地复工,起码要确保主要行业保持哪怕是最低水平的运转。有条件的复工与抗击疫情并不矛盾。  著名学者LeonardE.Read(伦纳德·里德,1898-1983)1958年12月发表了一篇著名《文章铅笔的故事》,虽已时隔60余年,但仍为全球学者所推崇。文章用一支铅笔的制造过程,阐述了复杂的社会生产协作过程。如果大家知道了一支司空见惯、平淡无奇的铅笔的制造过程,可能就能理解为什么全面停产停工是灾难性的,即使只是在很短的时间内。我们在疫情尚未结束的时候去上班,其实也是自救的一部分。

从一支铅笔看为什么一定要复工

  铅笔是怎么来的?表面上看,它就是“木头,油漆,标签,石墨,一丁点金属,还有一块橡皮”组成的一个细长条物体,但其实它是全世界不同国家、数以千万计的工人、十几个大行业,上百个小行业集体协作的结果。   木头可能来自加利福尼亚或是俄勒冈州的雪松。但将雪松变成木头需要伐木工人带着手套、使用锯子、斧头将其砍倒。之后还要借助卡车、绳索、起重机以及其他各种设备将原木搬运到火车站或者码头。   刚到这里,我们其实已经说不清有多少人参与了伐木这个看似简单的体力活儿了。制作手套需要种植棉花、纺纱、织布、裁剪、缝纫等诸多工种。制作斧头、锯子这些简单工具也需要从开采铁矿石、煤炭开始,之后还有炼焦、炼铁、炼钢一系列流程,从钢铁厂买到钢材之后,具体从事工具制造的企业才能利用专门的机械设备展开相关流程。   千万别以为伐木厂里面只有伐木的工人。住宿需要床铺、帐篷、卫浴设置,还要有人运输食材、做饭、处理垃圾,这背后都是大量的社会协作。   略去木材加工过程的诸多工序,我们直接跳跃到铅笔的另一个核心部分——铅笔芯。铅笔芯的主要成分是石墨,当时主要产自锡兰,这背后又是一个开矿、运输的复杂过程。石墨需要与产自密西西比河的粘土混合,并且需要用到氢氧化铵和经过硫酸盐处理的油脂才能最终保证其品质稳定。将这一团浆糊通过专门的机器像挤面条一样挤成细长的小棒棒之后,还要进行切断、烘烤等流程。为提高其强度和顺滑性,还需要使用石蜡、经过氢化处理的天然脂肪等原料构成的一种混合物对铅笔芯进行处理。   在笔者简化介绍的铅笔芯制作流程中,您是否已经发现,这背后又是一个采矿、运输、化工、装备制造等多行业跨国协作的复杂系统。现在您还敢说,铅笔芯就是一堆凝固的碳粉吗?   如果制造一支最平凡不过的铅笔都需要如此兴师动众,那么各种药品、医疗装备呢,运输药品和装备所需的特种设备、车辆呢?我们日常生活所需的各种物资是不是也是同样的道理?   现代社会早已不是男耕女织的小农经济,一家一户可以自给自足,老死不相往来。现代经济是一个分工极其细密,每个人、每个企业都只是一个螺丝钉的庞大复杂得难以想象的协作系统。这是一个谁也离不开谁,甚至一个国家都很难离开另一个国家的时代。

从一支铅笔看为什么一定要复工

  很多朋友之所以赞成长期推迟复工,赞成搞小区封锁,赞成封锁道路,赞成在家办公拿双倍工资,其实背后隐含的假设前提是:楼下的超市可以随时买到米面,小区的水电随时保证供应,家里有线电视、互联网随时保持畅通,快递公司可以随时将你在淘宝、京东上的订单变成家门口的邮包,银行准时将你的存款、理财到期本息打到户头上……   但现实情况是,我们是一个劳动力全国流动的国家,如果不允许人们到外地上班,不允许他们租房子,甚至不允许他们回到自己已经付过租金的房子里,大家的上述需求如何满足呢?   有人可能会说,就算我们国内暂时停工了也没什么,必需品可以进口呀。   中国这么大的国家,一旦主要依靠进口解决生活和社会稳定运转所需,您知道会对全球物价造成多大影响吗?您知道需要多少钱吗?   2019年我国仅药品、谷物、能源几个必须项目的进口额就超过3000亿美元,这还是在国内满负荷生产的前提下。如果国内停工,全部依靠进口,我们的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恐怕能撑住2个月就是幸运的。更严重的是,当国际市场预期到中国的外汇储备不足以支付进口需求时,我们是不可能大规模赊购物资的,我们将面对涨价和现金即时支付的双重困境。   再更进一步讲,我们就算能够买得起,全世界也有足够的资源愿意平价供应给我们,我们是不是也需要确保银行能够及时进行国际支付,保险公司正常提供商业保险,码头、机场、火车站正常开放,全国公路网保持畅通,运输行业满负荷运转才可能将这些物资输送到全国各地,这些是不是也要以相关行业的复工为前提?   所以,抗击疫情和复工本身是不矛盾的。局部地区的封锁可以降低病毒的传播危害,但全国大面积乃至全面停滞则必将导致整个社会秩序的崩溃,被封锁的区域最终也很可能前功尽弃。所以根本没必要讨论全国长时间推迟复工这个问题,各省市也不应一刀切地推迟复工,而是需要根据本省的疫情情况灵活把握。   目前真正值得研究的是哪些省份、哪些行业需要尽快复工,以什么方式复工,复工之后如何通过加强防护降低集体感染的风险,如何加强对复工人群的监控等问题。比如,以轮岗方式上班、降低办公区人员密度、取消集体会议、用盒饭代替集体食堂用餐、非现场工作在家办公等等都是可以采取的复工手段。

从一支铅笔看为什么一定要复工

  总之,复工与否,真的不是一个我们凭着保护自己小家庭的本能就能给出答案的简单问题。一部分人可以选择短时间躲在家里,甚至一部分可以永远躲在家里,但我们却做不到所有人都躲在家里,哪怕是很短很短的时间。

注:文章摘自《城市金融报》,略有修改,作者:韩会师,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